您的位置: 珲春信息网 > 星座

家园小说残梦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0:17:23

一   夜黑如墨。放眼望去,百里之内,仿佛泼墨一般,山川草木皆被染上了浓淡有致深浅不一的墨色。我骑着骏马黑子风驰电掣般在官路上疾驰,马蹄铁轻叩路面,撒下串串清脆的马蹄声。两旁的树木迅速后移。路边间或闪现一片或密集或疏落的灯火,那是大地上散布的一个个村镇和客栈。   月亮还未升起,夜像一张柔软的纱幔将大地笼罩。时令已近清明,麦香氤氲,空气中浮动着缓缓的暖流。夜风流淌过脸庞,像亲人的抚摸,像恋人的呢喃,如泣如诉,如吻如泪。   阵阵熟悉的浓郁的芬芳老远袭来。想必桃花已灿然开放,正火焰般地燃烧着。   灯火渐渐明朗。桃花村近在咫尺,熟悉的村舍掩映在桃林中,依稀可辨。我突然心头一热,连夜跋涉的疲惫和漂泊的落寞顿时一扫而光。   三年了,桃花村几乎未变。我情不自禁地自语道:我嗒嗒的马蹄声是个美丽的错误/我不是过客/我是归人……   突然,我勒马止步,有些恓惶,有些近乡心怯:桃花依旧,三年音信全无,不知她还在否?   但犹豫还是被巨大的回家的喜悦冲散:如今天下大赦,我再也不用隐姓埋名东躲西藏了。   牵马徒步走进村子南边的桃园。物换星移,三载光阴,桃园竟似未变,仍在等我归来。当年亲手植的小桃树已亭亭玉立临风如盖了。园中杂草增多,略显荒芜。   桃轩依旧。雪白呢?   我记得那亭子的栏杆是红的,桃花也是红的。但她坐在栏杆上,桃花和栏杆仿佛全都失去了颜色。   我记得雪白最爱雪。那年冬天,雪厚如被。她拉着我到积雪的园子里,将一团雪球抛在我身上,然后再娇笑着逃走,叫我去追她。我满园子找不着她。她却调皮地躲在一株梅花后,痴痴地观赏梅花,一脸绯红。       二      园子东边厢房阒黑,悄无人声,应是父母高堂已酣然入眠。西边雪白住的卧雪阁灯火熠熠,她似还未就寝。我心中一阵窃喜,便信步走去。   屋里烛火通明。正欲敲门,突然飘出阵阵人语声和戏谑声,分明是一男一女在宴饮作乐打情骂俏。   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我舔舐窗纸,轻轻地捅开一个小洞,向里窥望。   天啊!如遭五雷轰顶——   屋子里有两个人!   一个男人。一个女人。   男人是我的挚友无双。女人是我的妻子雪白。   男人和女人正在把盏对饮,缠绵悱恻。   我痉挛着倒在地上。瞬间我意识空白,呆呆地看着他们的剪影映在窗纸上,如同小时候看皮影戏。       三      那年在武林大会比武中,我虽以吟诗、书法、剑术等文武双全夺魁,被称为书生剑侠千河,名动京师;但我知道,自己并不是天下第一。把剑术和书法及诗歌练到出神入化的不止我一人。只不过那些在江湖上声名显赫之辈,多数仅凭三脚猫的功夫浪得虚名,酒囊饭袋骗吃混喝徒有虚名而已。少数武学大家和高手已淡泊名利退隐山林,不愿抛头露面蹚这个浑水而已,所以我侥幸获得了“书生剑侠”的虚名。   那时,雪白已是西坡县方圆百里名噪一时的大美人了。攀亲说媒的络绎不绝。王孙公子巨贾名流莫不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少年英雄、风流剑客,甚至有些前辈名侠也为一睹她的花容月貌为幸,甘愿受其驱使。美丽就是资本。美丽的女人有时凭美色和母性就可以征服天下。   偏偏世上有些男人对那种傲慢的女人不屑一顾,我千河就是一个。生性傲慢的雪白对轻易征服的一切不屑一顾,对奉承谄媚她的男人们看不起,对世上竟然有男人对她无动于衷她不能征服他而耿耿于怀。暗送秋波眉目传情投怀送抱媚惑色诱手段使尽,均不奏效。   越不容易得到的东西她越想得到,所以她索性以身相许嫁给了我。   当然,起初的日子是甜蜜的。郎才女貌,琴瑟和谐。吟诗作赋,练习书法与舞剑,志趣相投,夫唱妇和。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因为比武夺魁又娶了天下第一美女,招致了许多武林英雄的嫉恨。隔三差五,常常有人找上门来,或心里不服与我比武切磋,或对雪白仍不死心找她练琴。总之,麻烦不断。   江湖中,但凡练武的,莫不想弄个“武林盟主”当当,成名成家;或树立门派,扬名于江湖,名利双收。武林江湖不过也是一个名利场而已。真正领悟武学精神淡泊名利者实属凤毛麟角。   就因为轻易得到了美人和美名,褒贬毁誉、讽辱讥谗连绵不绝。但他们怎知,我对名和色并不奢求,是它们要找上我,而并非我刻意追求。他们梦寐以求的,我却不以腐鼠成滋味。   那天,武林各路门派上百人找我“比武”。明知来者不善,还要迎战。一个剑客死在剑下比贪生怕死苟且偷生更能赢得人们的尊重。从早晨厮杀到黄昏,历经三十余场车轮战,我虽未溃败,但也已体力不支。谁知,又冒出四个中原豪杰,如同四只恶狼,团团将我围住,险狠毒辣招招致命。   若非无双及时赶来解围,我险遭暗算。他挡住我背后的暗器,将那几个伪君子赶走。   既出自同一师门,又是救命恩人,遂与无双义结金兰。我的朋友不少,但当我身陷绝境坠入深渊时,他们嘴上“热心”,却都坐壁上观看热闹。只有一个人会两肋插刀出手相助,他就是无双。   三年前,县令的外甥麻子,狗仗人势,横行乡里,敲诈勒索,鱼肉百姓,奸淫妇女,无恶不作。千河生性嫉恶如仇慷慨任侠。于是杀了麻子,将其首级悬挂于城门口。   就在官兵追来,将我包围,要将我缉拿归案时,又是无双击溃官兵,助我逃走。临走时,我托付他照顾雪白。       四      屋子里烛火摇曳。   男人说:“你是不是还在想着千河?”   女人说:“我早就不想他了!天杀的,一别三年,不知死活。一去不回,害得我独守空闺,寂寞无人陪……似守活寡。我受够了,我不等他了,谁爱等谁等去……”   男人:“你不怕世人嘲讽辱骂、背后指脊梁骨?”   女人:“人生苦短,青春几何?似水年华,我自尽情陶醉。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岂管他人笑骂?”   琴声响起,忧伤而凄婉。   缠绵哀怨的歌声,从我魂牵梦萦的雪白那婉转的歌喉里传出,千回百转:?   “无意倾国倾城,只恨无知音。偶然与君结伉俪,枯木逢春;我抚流水君心动。   岂料横祸生,一别三载光阴。不见鸿雁传音信,难觅影踪,寂寞闺房不成梦。   人生几青春?来去匆匆,流水无情花飘零。春梦无痕,山盟海誓已成空。   ……”?   我听得恍惚,不知屋子里面的男人究竟是我,还是无双?究竟雪白是为我而歌,还是为无双?一时不知所措。   难得有人三年如一日地耐心照料任性傲慢的雪白,宠她惯她,忍受她的坏脾气。难免日久情移。难道就这样将雪白转让给无双?一位是我的朋友、恩人,一位是我的爱妻,苍天!   也许,不该回来的是我!       五      无双:“来,再饮一杯,一醉解千愁!”   雪白:“三年了,无论我怎么发脾气,你始终对我那么好,无以为报。你我也情投意合,郎情妾愿,形同莫逆,人生难遇知己矣。今夜妾愿为君绽放我全部的美……喝了这杯交杯酒,你我就是夫妻了……”   无双:“醉笑陪君三百场,不诉离觞……人生得意须尽欢,莫过洞房花烛夜……”   他开始动手为她宽衣解带。       六      手。她的手。春葱柔荑般的手。仿佛羊脂美玉雕成。柔若无骨。增之一分太肥,减之一分太瘦。   接着,露出了一双丰盈而不见肉,纤美而不见骨的玉臂。   她的胸脯饱满浑圆,骄傲地坚挺着。胸膛起伏,那一双嫣红的蓓蕾,似乎已在渐渐涨大……   她的双腿修长,丰腴,匀称。   她的脚、她的脚踝也是那么纤美。   …………   他像剥洋葱一样,一件一件剥掉了她身上的丝丝缕缕,却不知窗外的人已泪眼潸然。   她已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两个男人眼前。没有人能够想象世上竟有如此完美的躯体,光滑,柔软,丰满,白皙,修长。   这张脸实在美得令人窒息:椭圆形的脸庞上,那双秋水寒星似的眼睛依旧勾魂摄魄。       七      我不忍心再看下去。可是她的影子却挥之不去。   她那熟悉的剪影,映在窗纸上,如同一只窈窕的白狐,依然妩媚多姿,曲线楚楚动人。到底是美人胚子!   然而昔日的万种风情,如此这般都献予另一个男人,仿佛我从来不曾在她的生命里存在过。   海誓山盟原来都是谎言,良辰美景却已物是人非。   我思绪混乱如麻,失魂落魄,心痛如刀绞。我痉挛着倒在地上,仿佛又是冰天雪地,仿佛自己又成了雪地上的野狼,孤独,疲惫,寒冷,饥饿。   那对狗男女已在床上翻云覆雨。红色锦衾翻滚如浪。   男欢女爱,声声刺耳剜心。   我的怒火在眼里燃烧,愤怒在胸腔澎湃。背上的鱼肠剑在嗡嗡鸣响。   我疼痛难忍,心在滴血。   当我愤怒地破门而入时,他们非常惊愕。鱼肠剑闪闪的寒光,很快使他们清醒过来。二人又惊恐又羞愧。   我一脚踹开用身躯挡在前面的无双,用剑指着雪白:“贱人,你到底背叛我了!还勾引我的朋友!如若千河、无双兄弟反目,全是为了一个女人!红颜祸水!不杀掉这个狐狸精,枉为人矣!”   雪白反倒将裹在身上的红绫掀开,冷笑一声,凄然不语,脖子向剑迎上去……殷红的鲜血溅落在她白瓷般的胸脯上,宛若雪地上的腊梅花。   顷刻,香魂逐花飞去。桃林落英缤纷如雨。   正当我为杀了这尤物半是惋惜半是痛快时,雪白的亡魂,向我走来,怒目而视:   “好个大义凛然的伟丈夫!呸!忘恩负义的东西!你的良心叫狗吃了!你出门避祸,奴家寒窗三载,忍受流言蜚语,替你背黑锅。只说一日夫妻百日恩,谁曾想你恩将仇报,反倒杀了我!天下你最多情,也最无情!”   雪白那怨怒的眼神使我冷汗涔涔。       八      屋内帷幔低垂。   雪白的娇喘声从窗棂飘出来,既熟悉又刺耳。我如立针毡,愤怒和嫉妒在胸腔里沸腾。   三年不见,鹊巢鸠占。   朋友妻,不可欺。想不到我最好的朋友却来勾引我老婆!名震八方的剑侠千河竟然被人戴了绿帽子!而且戴这帽子的竟然是他最好的朋友!何等耻辱!   最致命的伤害不是来自敌人,却是来自最好的朋友!不慎交错朋友,又是何等悲哀。   小人!不杀掉你这人面兽心衣冠禽兽的东西,我千河有何面目立足武林江湖!   我像一只愤怒的雄狮,撞破镂花轩窗,剑光一闪,跃入寝室。他们很快惊醒过来。我怒气冲天地说:“混蛋!你用心良苦救我,也是为了天下第一美人吗?三年前临别托付你照料雪白,难道你就这样照料吗?!”   我突然出现,无双显然非常意外和惊恐,面色羞愧。他很快镇静下来,坦然道:“你杀了我吧。我对不起你!我玷污了你的女人,背信弃义,良心不安。你不杀我,我也会结果自己的!但求一死而后快!请你善待雪白,她是个好女人……”   我犹豫不决下不了手,但瞬间,愤怒和嫉妒占了上风,眼一闭,一剑洞穿了无双的咽喉。   无双的灵魂突然凄然一笑,笑得我毛骨悚然,剑和手臂颤抖不已。   他一步一步趋上前来:“白马非马,女朋友不是朋友。女人可以再找,朋友知己却是难寻。怎么可以舍朋友而重女人?我看走了眼,错交了你这么个重色轻友见色忘义的小人!!”   我步步后退,浑身上下似有无数根钢针刺来,刺痛灼辣。   我后悔自己杀死了昔日义结金兰的朋友,痛悔自己为了女人竟然自断手足残害兄弟,背弃盟约。索性连她也不要了。   剑光一闪,直逼雪白。   倔强的雪白傲然迎上来:“我当初瞎了眼,怎么会看上你?嫁给你图什么?金钱、权势、地位、名誉,全都没有。还让我守了三年寡……无双哪点比你差?你杀了我,反倒是成全了我们!……”   这个倔强的女人迎剑而上,把自己穿透在鱼肠剑上。我仿佛变成了空心人,虚脱不已。整个卧雪阁寂寞如荒山野岭。门外桃林中,突然狂风大作,花瓣纷纷凋零,溅落如血如雨。       九      卧雪阁内残烛摇曳,灯火暧昧。   那对野鸳鸯在巫山云雨莺歌燕舞,沉浸在欢乐的巅峰浪谷。   痛苦、愤怒、嫉妒、仇恨在咬啮煎熬着我。   我疼痛难忍,痉挛着倒在地上。仿佛又是冰天雪地,万里荒寒,仿佛自己又是荒野上受伤的狼,孤独,凄冷,伤口血流不止,饥饿,绝望。 共 611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血尿太频繁 精囊囊肿不得不说的治疗方式
昆明癫痫病最好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癫痫中西医结合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