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珲春信息网 > 体育

江南传奇错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3:30:28

匆匆那年,我们错过了什么?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匆匆走过的人生路,百转千回间,总有一丝触动心底最柔软的痛。那种伤痛,只要念起,便是绵绵无绝期。  朱影那年刚刚参加完高考。同学拉着她去赶庙。这种庙会,在我们华北平原是常见的。来源嘛,应该是感谢鬼神一类的,因为凡是庙会必有小庙,还有众多善男信女烧香拜佛,布施舍粥。一村人,都过庙,准备上好酒好菜款待亲戚朋友。而亲朋之间的感情在庙会中加深加浓。朱影向来喜静不喜动,喜聚不喜散。看到大家热热闹闹的都很高兴。看到曲终人散、杯盘狼藉就会没有来由的心酸,甚至想落泪。所以,聚会,一般不去。  都十八岁的大姑娘了,连门都不出,还怎么上大学?娘唠哩唠叨,好朋友梅芳又来家里叫了两趟。两个人骑上自行车,得走十几里路。县城北边的久久村,就是目的地。他们的班长兼团书家里过庙呢。班长陈惠敏发话了,谁要是不来我家赶庙,就当我没你这个同学。  是啊!三年,同吃同住,同甘共苦。人生不会有几个三年,加上现在高考成绩还没有下来,高兴一会儿是一会儿的。  那些年,我们十八岁;那些年,我们也青春过;那些年,我们也飞扬过。  乡间的柏油马路上飞驰着两辆自行车,老“飞鸽”带着鸽子一般的年轻姑娘。清晨的风拂过发际,一片片玉米田,纷纷后退。风动叶摇,“唰唰”,谁在窃窃私语?蛐蛐在田头草窠窠里断断续续地哼唱。蓝天飘过大朵棉花般的白云,白云翻腾挪移,尽情展示其丰姿。太阳正艳,刺的人睁不开眼。仲夏,天气,有点热。  半小时后,到了陈惠敏家。天哪,四十六个同学,来了四十二个。她家小院也不小,那都是人。朱影,有点手足无措,转了两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梅芳呢?和几个女同学聊的热火朝天。朱影叫了她几次。她只管答应,就是不挪窝。很无聊,朱影走出陈惠敏家门。街上也是人挨人,人挤人。有些头晕,信步走到村外。这里,只有步履匆匆的几个行人。两排垂柳,长枝拂地。风,暖暖的柔柔的。玉米田里的玉米有一人高了。蝉,在田头树上鸣叫。  这里,没有人。柳树,一人合抱,两只手还搭不着。朱影,拍着柳树,慢慢的往前走。  呀,这棵柳树后面怎么冒烟了,不会是着火了吧。朱影加快脚步。  “吓死人了,你!”原来是自己的同学魏锋在这里抽烟。  魏锋吐出一口烟圈来。抬眼望望天,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说你呢?没听见?”  “嗯,你怎么不在班长家?”  “人,很多,很吵。”  “嗯,回去吧,一起。”  “你先走吧,我刚来,想静会儿。”  “我也不想回去。”  无语,静。就这么静静地呆着。太阳,很是耀眼,树荫下却是一片清凉。贪图这难得的静寂和一晌阴凉。  高中岁月,流金溢彩。朱影却没有品尝过。如果不是学习委员恐怕自己有多少个同学自己都不清楚。想到这里,自己不由自主地笑出声来。  “笑我吗?”魏锋的烟已经抽完。用脚狠狠踩着烟蒂。朱影感觉他脚下好像在踩一个人而不是烟蒂。  “没有,想我自己。三年同学,就和前后桌熟悉。”  “有什么可笑的,补习一年,一起去,还做同学。”魏锋腔调怪怪地说。  “你老考第一,补习什么?我不想去。考哪算哪,专科也上。”  “就那么没志气,看来高看你了。本人非本科不上。”  上就上,不上就不上,与我和何干?朱影心里想着。  “太热了,回去吧。”两个人一前一后回去了。大家看到他们两个人一起进门,都有些异样。朱影很快钻到女生群里了。  后来,梅芳问朱影,你俩怎么了,谈上了?“没有,没有,别多想。”“那一下午,三个小时,魏锋一直追着我问朱影怎样,朱影怎么了,你给我解释一下,我都觉得酸乎乎的。”“他可能喝多了,你别理他就是了。”  说不理那是嘴上在搪塞梅芳,其实朱影还是很欣赏魏锋的。他太优秀了。学习成绩那么好,老师们都喜欢他。男生和他打成一片的很多,女生暗恋他的都有好几个,光算自己宿舍的,别的宿舍的还不算。晚上“卧谈会”,军玲就说过,魏锋三步上栏的动作迷死人了。至于爱啊恋啊,朱影还是真的没有想过。  转眼间,高考成绩出来了。朱影考入的是一所本科。出乎意料的好成绩,应该是超常发挥。全班同学各奔东西,有六个同学选择复读,回旧学校复读。其中就有魏锋。朱影眼前闪现出那一幕:魏锋把烟蒂踩在脚下那一刻。此次,他是出乎意料的差。任何人都没料到他的落榜。真可惜。  进入高校后,朱影报的是财会专业。很无聊,整天和数据打交道。好在理工科学校也有不小的图书馆。专业课外,几乎泡在小说中。    没有参与任何社团活动。时间是很充足的,可以随心所欲,只是有些茫然。心中空空的。  想到高中六个补习的同学,有时写一封信。那个年代,书信,是联络感情的唯一媒介。梅芳也在补习。教师节,学校放假。朱影想去看看梅芳。到了学校,先看到魏锋倚在学校大门左手大梧桐树下。朱影第一眼看到大树下的他。因为这个大树。是她和梅芳三年友谊的见证。两人在这里,分吃一块糖,分吃一包榨菜,分吃一个烧饼。大树的沟沟壑壑,都有自己成长的印记。他穿一件黑碎花衬衣,头发很长,自然卷曲,显得桀骜不驯。没有打算说话,朱影从大门右手绕过去了。  进入补习班教室。朱影有些头晕,100多人的大教室,只见书不见人。教室里相当静,只有笔尖和纸轻轻的摩擦声。朱影用手拍拍心口:我的妈呀,多亏没来补习。  返校后,想到魏锋,犹豫了半天,还是提笔写了一封信。没有料到,魏锋很快回了。这么一来一回,也没有什么内容,朱影讲大学老师同学,魏锋写现在的老师同学。竟然写了一年。又是高考季。魏锋考了全校第二,上了一所很不错的大学。朱影都替他松了一口气。  这个假期,有两个同学家里过庙,梅芳逢庙必赶,她也考了个一般本科。每次回来,都要找朱影汇报。每次汇报重点都是魏锋。  “你俩倒底怎么回事?精神恋爱吗?就不能说我爱你,你爱我吗?耗个什么劲?”梅芳愤愤地说,“不带当传话筒了,烦不烦?魏锋见我就没别的话,张口闭口就是朱影怎样怎样!实话告诉你:他问你有男朋友吗?为什么不在自己班里找一个?”  朱影无语,沉默。不是信不过梅芳,而是自己没有听魏锋说,心里没底。他那么优秀,她怎么可以配得上他。不自信,打败了她。  日子就在不咸不淡中度过,眨眼间又是三年。大三时,魏锋突然来了一封信,问她有没有男朋友,交了男朋友记着告诉他一声。没有梅芳在身边,朱影在情感上是白痴,后知后觉或者是不知不觉。直到一年后,朱影读到一篇文章才知道,一个男孩子问你有没有男朋友,言外之意是我做你的男朋友,可以吗?可是,错过了。秋风翻卷的是落叶,横扫的是心情。错过了!  朱影的单纯、无知、不自信,使这个故事错过了。人生就是如此多情而令人玩味。故事终归是故事,如果前进一步就是事故;错过终归是错过了,如果前进一步就是过错。  大四,忙于毕业论文,找工作,疏于和魏锋联系。终于,在省城一家国企某得一份工作。工资,不高不低;工作,简简单单。日子又一天天滑过。单位里热心人开始给朱影介绍对象。忽然想起,好多日子没有和魏锋联系过了。  于是,又提笔写字,没有想到,这个,却是终结,终结了俩人似是而非的一段情感。朱影在信中问魏锋:你,可以做我男朋友吗?魏锋却迟迟不给回信。当朱影以为魏锋没有收到来信时,都快为自己的冲动懊悔死了的时候,魏锋的信到了。魏锋说,之所以迟迟不给你会回信,不是赖着不回。是因为他们这一届学生是定向生,必须进西藏。未来,他自己都还不清楚怎么回事,又怎么能对朱影负责。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朱影打点所有书信,足足有一尺左右,一把火全烧掉了。当火柴划出火花时,朱影的心在颤抖,这一次,也许是爱了,只不过是错了时间,错了人!  冬天快来了,寒风凛冽。朱影悄悄坐上火车,来到魏锋的城市,魏锋的学校。她只是在徘徊,在徘徊。没有勇气跨入校门。她知道他在那个系部,甚至那个宿舍,她能背过他宿舍的电话号码。然,当天色暗下来时,她,终又乘车返回。  多年后,使朱影耿耿于怀的还是梅芳告诉她的。11月18日,魏锋坐早班车,来到朱影的单位找朱影,坐晚班车回去的。也许,那在107国道上一南一北奔驰的列车上,正是他俩各自乘坐的火车。  自此,不再相见。也许,此生,不会再见。 共 318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怎么检查包皮炎
昆明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好
昆明市幼儿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