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珲春信息网 > 健康

那时花未开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7:14:30

又一个秋天到了,树叶已露出了一丝疲惫,风轻云淡,有令人舒适的温度。女儿三岁了,我决定带她到我农村的老家,去那里认识乡村热闹的秋。自从十八岁与父母一起搬到市里后便很少回来,即使回来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这是我生活了十八年的地方,老屋还在,在一排排新盖的房屋中独显沧桑,门前那棵小梧桐树早已长成了一片浓浓的绿荫。心情一下轻松了好多,一草一木都那么亲切,都那么熟悉。贪婪的做几个深呼吸,由内到外感到一份属于乡村的清新,闭上眼时间仿佛又回到了属于那无忧无虑的年纪。  稍做休息,便迫不及待拉着女儿扑向田野。地里的庄稼早已收割完,规划整齐的田里新种的小麦已伸出嫩嫩的芽,此刻正在风中柔弱的摇摆。空旷的田野上一垄垄的淡绿舒缓了我眼球的压力。我和女儿嘻哈走着,偶尔飞过的蚱蜢便成了我们追逐的对象。心里开出一朵大大的心花,洋溢着许久不曾有过的快乐。  “妈妈,那是什么?”顺着女儿指的方向,一座孤零零的坟立在田野里。  我一时语塞,不知该怎样跟女儿解释“生死”如此沉重的话题,便拉着女儿的手往回走。一声轻轻淡淡的“风儿”并未引起我的注意,女儿摇摇我的手轻声说“妈妈,叔叔叫你。”回过身近视的眼睛看到一张模糊的面孔,正当我努力搜索着与这张面孔有关的一切线索时,他却笑了。当他露出那颗可爱的小虎牙时,“卿”名字似乎没有经过大脑便从我的嘴边溢出。“好在没让我失望。”他帅气的笑里怎么带着一丝苦涩的味道?是我的错觉吗?  “怎么舍得回来啦?”“我有你说的那么忘本吗?平时只是忙了点,这可是我魂牵梦萦的故乡啊!”我酸酸的拽着文。他打着停的手势,“都当妈妈了,怎么一点都没变?我这刚说一句,竟引出你一箩筐,从小到大在你面前我只有认输得份。”望着他肩上扛的星羡慕的问“探家?”长长的一声叹息随他回望的目光竟是那座孤坟,“那是我父亲,今天是他的忌日。”我能说的嘴“短路”了,看他伤心的模样竟不知该如何安慰他。女儿不知何时已挣脱我的手,像脱缰的野马在田野里跑,也只有这样的年龄才不会有哀愁吧?  “坐坐吧,好不容易遇到你这个大忙人。”他的伤感似乎更为浓烈。我顺从的坐在他身边的田垄上,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让人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他的目光似乎飘向远方,纠结的眉头似乎在为什么事而烦恼。“闷葫芦!”我轻轻的嬉笑,从小到大内向性格的他一直被我这样戏称。他无奈的笑了,笑容却渲染了他的忧伤。  成熟了带着军人威严的他已不再是以前的小毛孩,而我也已为人母,话题很自然的打开,从小时候一块写作业,一块下河玩,到我怎样捉弄他。没想到我们对这些记忆都是如此清晰,一时的错觉让我觉得仿佛又回到了昨天。“可惜,我们也称得上是青梅竹马,怎么没能成为恋人呢?”我没心没肺的开玩笑。他淡笑的脸却在刹那沉寂。我有点尴尬的望着他,轻轻转过头对上我双眸的那双眼里流露出一丝悲哀,而我满脸的疑问更加重了那种悲哀成份的存在。似乎从遥远的地方飘来的声音“风儿,我是不是应该告诉你?有些事藏在我心里压的我好苦,如果告诉你,对你的生活产生什么影响却又非我所愿。”“什么事?”话一出口,我却茫然了。“再见你不知何年何月,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份你不知道的感情。”我呆了,虽然我承认我在感情方面一直是没心没肺,后知后觉,但如果说有一份我不知道的感情,我的确有点震惊。带着淡淡幽怨的声音从他口中艰涩而出:“知道为什么小时候总爱跟你一块写作业吗?知道为了这件事我跟别的男同学打过架吗?”见我沉思,他接着问:“知道我父亲为什么让我留级吗?知道我为什么一定上军校吗?”这一连串的问号让我措手不及,真不知该怎样回答。小时候的我如同男孩子般淘气,性格豪爽。我却从未想过学习在班里第一名的他为何总找我这个成绩平平的一块写作业,只知别的男同学嘲笑我是他的“媳妇”而被他狠狠揍了一顿,他这个乖学生也被老师罚站一上午。这件事没有特别记在我心里,那时可能被他呵护惯了,已经成了习惯,也许还是我后知后觉的性格让我在那时成为“红颜祸水”而不自知吧!“最了解儿子的莫过于父亲,他以我成绩下滑为理由让我留级了,其实为这件事我跟他哭过、闹过,最后还是争不过只得放弃。”听着他说,我的心继续下沉,现在回想自他留级后每碰到他的眼神中一闪而逝的哀怨,此时便有了好的解释。“小时候我曾问过你长大后要嫁给什么人,当时你一脸崇拜的回答“军官”,从此上军校成为一名军官便成了我唯一奋斗的目标,当我考上军校时正赶上你搬家了,当我终于成为一名军官,而我认为我终于达到你的要求有资格跟你敞开心扉时,你却嫁人了,而所嫁之人却并不是军人。命运总在跟我开玩笑,我一直的努力,一直的梦想,就这样碎了。”原来情根在那时便已深种。风淡淡吹过我,掠过他,心里有一丝酸楚,为他,也为一份不可能的感情,不想碰触;不想泛滥。婶子不知何时来的跟女儿去了菜地,看女儿忙活的身影我便知她正开心。  “这就是你到现在还未成家的原因吗?”“是”回答简单而直白,我们毕竟已经错过了,成了永远不会相交的平行线,他有他的路走,我有我的桥过。人生错过的又岂止一次,我不知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只感觉心里沉甸甸的。“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厚爱”这或许是我唯一能说的。错过人生路上的一段风景就不必再惋惜,路我们还要继续走下去。道理或许谁都明白,如果是轻易能放手的,他又怎能坚持到现在?  “走吧!”他的手伸到我面前,修长整洁,第一次近距离的观察。手轻轻的碰触,他若有若无的僵硬让我有一丝心痛。沿着小路走着都沉默的两个人,前面就是岔路口,他停住,回头望着沉默的我“还真不习惯如此沉默的你,怎么不说话?是在笑我为什么这么傻吧?”我愤愤的瞪了他一眼“明知我不是这个意思。”他笑了,那笑容里有包容还有淡淡的宠溺。“这才是原来的你呀!都过去了,希望没有打扰到你,只希望这份情成为你心中偶然开过的花,能为你留一份馨香。你幸福,我也幸福。”我知道话虽然俗套,但我在他眼里看到了纯真的诚意。“谢谢你给我今天的这个机会,或许多年后会是我最美好的回忆,也是自己给自己最好的交代。”“向左走,向右走。”我似梦呓般轻轻呢喃,这个故事的主角竟然会是我?望着他艰难迈步的背影我呆立着,转弯处回头的他依旧是包容中带有淡淡宠溺的笑。  清爽的风吹乱了我的发,知道了一份意外,心情如此沉重。错过的就已经永远错过了,只有祈盼时间能为他疗伤,而我的世界亦不会因此而改变。抖落满身的灰尘,迎着沉醉的秋风,踏上我回家的路,而那份意外会成为我心底最深处永远不可触及的回忆。 共 264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炎术后吃什么好
黑龙江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研究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