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珲春信息网 > 健康

菊韵蜂子山匪事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8:33:55

诗曰:  灰云密布见天难,虎豹蛇虫无忌关。  土匪横行施险毒,流氓赖账耍刁蛮。  有枪立寨一方主,无本挥刀八面山。  遍地狼烟烧不尽,春风野火满林湾。    据《利川市志》记载:从民国二年的(1913年)到民国26年(1937)这段时间由于军阀混战,利川官府频繁的换人,凡是有枪的人都可以来当县长,朝秦暮楚,政局变幻无常,几乎算得无人管理,加上灾荒连年,赋税沉重,于是我们团堡一代的老高山上,便有了土匪的横行,三五百成群结队扰民,闹得老百姓无法求得安宁和生存。那段时间里团堡主要的土匪有五股:第一是股蜂子山的周宗石,第二股是牛栏坪的吴再和,第三股是云雾上的何海荣,第四股是大瓮坑一带的叶炳堂,其次还有野猪坪一带打着神兵旗号干着土匪勾当的吴春芳和张明清等,团堡境内几乎日日有劫难,老百姓天天提心吊胆。  这些土匪大都是以半路抢劫勒索、打家劫舍为生的地方武装团伙。扰乱社会治安十分严重。土匪组织是人类社会各种组织中最为放荡、最散漫、最不愿受法律、道德和其他公众规则的约束。只受他们土匪队伍内部的纪律约束的。  周宗石的土匪实力最为强大,大约四百多人。他接纳土匪的入伙仪式是按土匪老规矩办理。参加土匪在入伙之前,一般要举行一定的仪式。他们的黑话叫“挂柱”,挂柱一般分保人保举和自己投靠两种。有保人保举入伙相对简单些。这个保人—般和土匪头子比较熟悉。头回提出有人要入伙,第二回再提出时,要有个字据,交土匪为专门的人保管,上面写明被保举人的来意、愿意“走马飞尘”、“不计生死”等字样。对没有保举人、自己提出来“挂柱”的人,则要经过相对严格的盘问。来者首先试探他的胆量,这叫“过堂”。“过堂”有两种方法。一种方法叫来者在头上顶个葫芦或酒壶之类的东西,让他朝前走去,不允许回头。当他走到百步之外,土匪头子突然举起枪射去,将葫芦或酒壶之类的东西击碎。随后,土匪头子叫人去摸摸来者的裤子,看他是否尿了尿。如果尿了,说明胆小,当不了土匪,就把来者轰走。如果未尿,则可进行正式的入伙仪式。另一种考验的方法是陪着土匪出去抢劫,或者不给他枪和刀让他去“踩盘子”、“望水”,打探情况。如果来者干得很出色,就会有人向土匪头领汇报说:“这人骝过了(考验过了),还算顶硬(能挺住、胆大)!“经过考验后,就进行拜香入伙仪式。通常是用红纸书写“关(羽)圣帝君神位”,供于堂前。入伙者站在神位前,手拿三枝香,在别人的引导下,宣誓忠于组织,永不背叛。宣誓完毕,即将手中的香砍成二截,意指的是,如果违背了誓言,就像香柱一样,愿受到砍断的处分。宣誓的内容一般指的是纪律,即“不泄底”,“不拉稀”(即事情泄露后,不暴露组织,不向敌方求情,要承认是自己的个人行为,与别人无关)之类。通常,宣誓后喝血酒,用大碗盛酒,其中滴以鸡血,大家一饮而尽,表示和衷共济之意。仪式完毕,就算加入了土匪队伍。  拜香时,想“挂柱”的人要插19根香,其中18根表示十八罗汉。19根香要分5堆,插法很讲究,前3后4,左5右6,当中插上1根。一切准备完毕,来“挂拄”的人双腿脆下,发誓道:“我今来入伙,就和弟兄们一条心。如我不一条心,宁愿天打五雷轰,叫大当家的插了我。我今入了伙,就和众弟兄们一条心,不走露风声不叛变,不出卖朋友守规矩,如违犯了,千刀万剐,听大当家的插了我!”这时,大当家的在一边说:“都是一家人,你起来吧!”然后领着他去认识其他土匪头头。  首先见的是“炮头”。“炮头”告诫他:“强中更有强中手,你的枪法还得练。每天早点起来,别踏被窝子。到你的卡子时精灵点,你要及时,生命都在你这儿了。”话毕,叫人给拿子弹和枪。  接着见的是“粮台”。“粮台”告诉他:“我们在外追风走尘的,不易啊!啃富(吃饭)时别挑肥拣瘦的,东西少了大伙分着吃。你听说过孔融让梨的典故吗?要好生学着点。”然后派人给他拿套衣服或被子、毛巾、肥皂之类的东西。接着见的是“水香”。水香向他说的是一些他管辖之内的注意事项。最后,见过土匪股中所有众兄弟,这“挂柱”的入伙仪式才算完成,新来者正式成了土匪。参加入伙仪式后,一般不能退伙。  退伙有正当的理由,还是可以退伙的,但退伙也有仪式,这在土匪中叫“拔香头子”。是因为入伙时拜香起誓,要退伙,就得把香拔掉。这个日子一般选在某个月份的阴历十五左右。皓月当空,星星闪烁,众匪徒在夜晚选定某个院子,在院子的空地上插好香,插法和“挂柱”时相同,也要插19根,插的数字还得是前3后4、左5右6,中间插一根。退伙仪式开始。要退伙的人跪在中间的香柱前,口中念念有词:“十八罗汉在四方,大掌柜的在中央。流落山林百余天,多蒙众兄来照看。今日小弟要离去,还望众兄多宽容。小弟回去养老娘,还和众兄命相连。有窑有片弟来报,有兵有警早挂线。下有地来上有天,弟和众兄一线牵。铁马别牙不开口,钢刀剜胆心不变。小弟废话有一句,五雷击顶不久全。大哥吉星永高悬,财源茂盛没个完,众兄弟们保平安。”每说—句,拔香一根,19句说完了,香也就拔完了。如果说得流利,把大伙都逗乐了,土匪头头便站起来,说:“兄弟走吧,啥时候想‘家’,再回来‘吃饭’!”如果说得疙里疙瘩、吞吞吐吐,大家听了没有笑声,则会被认为不上路子,便会让欲退伙的人自己选择死的方法。退伙难于入伙,土匪中间就流行着一句话:“挂柱容易、拔香头子难。”  周宗石的土匪队伍有行动的组织纪律,也有对土匪行为的奖赏与惩罚。他要求他的土匪队伍遵守的纪律有:四盟约,八赏规,八斩条,现分别述说。四个盟约即:①严守秘密;②谨守纪律;③患难与共;④与山共休。八赏规即:①忠于山务者赏;②拒敌官兵者赏;③出马最多者赏;④扩张山务者赏;⑤刺探敌情者赏;⑥领人最多者赏;⑦奋勇争先者赏;⑧同心协力者赏。八斩条即:①泄露秘密者斩;②抗令不遵者斩;③临阵脱逃者斩;④私通奸细者斩;⑤引水带线者斩;⑥吞没水头者斩;⑦欺侮同类者斩;⑧私自奸淫妇女者斩。  周宗石的土匪与其他土匪一样,有自己的秘密用语。为了保密,土匪常常使用自己的秘密用语。通常是以纯粹的当地土话为基础,只有本地人才能听得懂,再加上某些带有土匪活动的劣性特质的特殊词汇或者和土匪日常生活有关的某些迷信用语。所有土匪成员都必须学习使用,一般要花6—8个月的时间才能熟记。此外,为了保密,土匪还采用了秘密手势,口令,规定的对话等,以达到巩固联络、增加内部凝聚力、排斥外人的目的。例如,土匪常用下列规定的对话验明来者身份,以排斥外人的混入。  问:你从哪里来?答:我从我来的地方来。?  问:你到那里去?答:我到我要去的地方去。?  问:你身上带着什么??答:我带着3支香烟和500元现金。朋友,富有可能来找你........  又如:问:你到哪里去?答:我要去拜见捕手。?  问:你想拜见哪个捕手?答:我想拜见某某捕手。?  问:你为什么想拜见老捕手??答:我有事要跟他谈谈(或者我想送钱给他)。当来人能准确回答完上述规定的对话,提问者便知道来人是自己人。这些规定的对话显然外人是不知道的,因此难以混入。(以下限于篇幅,删去土匪各类黑话近1000字,以后找机会专发,不再赘述。)   周宗石土匪也有处罚规矩;  对于违背土匪纪律的,常常以“活埋”、“背毛”、“挂甲”、“穿花”、“看天”等手段加以严厉惩罚。所谓“活埋”,即把活人埋进土坑,这对自己内部和抓来的人都适用。所谓“背毛”,就是用绳子勒死。处刑人用一根小细绳,套在违纪人的脖子上,然后用擀面杖在脖子后一点点上劲,直到把人勒死。“挂甲”惩处一般在冬天使用。把人的衣服全部脱光,绑在树上,然后向他身上泼凉水,东北冬天气温极低,只一夜的工夫,那人就冻成了雪白的冰条。  “穿花”惩处一般在夏秋季节使用。把人衣服脱光,绑在大树上。山上各种蚊子、小虫、特多,一到黄昏,象雾气一样,成群飞来,糊在这人身上,一宿间就把人的血吸干。土匪往往利用这个刑罚来对付抓来又逃走的人。“看天”是最残酷的刑法。处刑人把一棵青干柳小树(一般碗口粗细),一头削尖,插进犯人的屁眼子里,然后一松手,人被挑上天空,不久死去。土匪使用这种方法对付那些叛变、告密的人。此外,用马拖、火烧、刀割等等刑罚也是很多的,最多的是用皮鞭沾凉水(或用皮带)抽。  由于周宗石对他的土匪管理严格,加上训练有素,所以战斗力比较强,行动速度也快,加上蜂子山,山大陡峭偏僻,洞穴多而贯通,地势复杂,一般的官军难以剿灭他。因此周宗石成为当时最厉害的山大王。1936年秋,利川驻军靖国军师长李德三,派遣一个营到蜂子山围剿周宗石,被周宗石三道埋伏截杀,李德三大败而归。以后无人敢再去蜂子山,周宗石也就更加肆意妄为.......  蜂子山地处团堡与施南交界处,山高险峻,地形复杂,且多各种毒蜂。盘踞在这里的土匪头子周宗石满脸横肉,一身匪气,为人奸猾狠毒,腰插盒子枪,善使两把马刀,数十人近他不得。手下第一得力干将简振涛机灵精怪,枪法百发百中。加上还有刘元宝、陈地雷、朱清河、李赖皮四大金刚,聚集300多人,盘踞在蜂子山打家劫舍,抢劫行商,奸淫妇女、成为当时一大祸害。  周宗石原名周恩栾,乳名吊娃子。本是四川彭水人,父亲早亡。母亲杨氏是个跛子。人称“四老婆”。周宗石自幼读书,记忆力很强,由于父亲早死无力再读,只读完四年级就停学,跟着母亲种地操持家务。凭自己寻找,看了很多武侠小说。周宗石从小性情倔强好胜,父亲死后母亲身残,管教无方;又处在疮痍满目、世俗糜烂、奸掠抄杀、民不聊生的乱世,使其个性更加怪僻。  周宗石居家种地时,屡遭恶霸族长的敲诈勒索,霸他田产数次,周宗石忍无可忍,挺起胸膛,公开与恶霸族长骂嘴打架、提刀动武。一把火烧了族长三间木房,周宗石边烧边鼓起一双铜铃大的红眼睛说:“这回是放火,老子十年后回来还要杀人呢!”周宗石遭到族长率众捉拿。他就逃到武昌,参加了辛亥革命的起义。由于私贪战利品,受到长官严刑责打、送关禁闭,他与同关一起的陈地雷、李赖皮一起,三人商议办法,抢走三支步枪越狱逃跑。周宗石就逃回四川老家,就纠集三十多人当上土匪头,来到蜂子山已经五六年,周宗石打着“替天行道”旗号,四处出没,先是打劫行商富户,绑票勒索赎金,裹胁贫穷百姓入伙,土匪人众发展到四百多人,有好枪280多条,势力非同一般。    周宗石自称山大王,守青山,把坳口,掌控吃黑,坐地拉肥。 连一般平民也不放过。逐渐有了民愤,告发到官府,可是官府几次拿他不住,也就束手无策,任凭土匪猖獗。周宗石为了保住地盘并扩大势力,  1929年春开始与万县,奉节一带的土匪联合,四处为害,破坏性更大。   周宗石将他的土匪队伍分成四个大队,分别交刘元宝、陈地雷、朱清河、李赖皮四大金刚各领一个大队,自任总司令,简振涛为参谋总长,代他发号司令。  1933年春,为了保境安民,防止土匪等祸乱。云阳、万县、奉节、利川四个县联合召开四邑联防会议。建立定宗旨、划区域、分职务、明权限、昭信守、筹经费、勤操练、明号令、严纪律、信赏罚、谨稽查等十九条条例和规定。设立民团总团总一人,庶务一人。各分团设团长一人,副团长一人,挑取18---45岁的壮实男子当壮丁。每十人设一什长,每百人设一百长(大队长)。操练精熟后,经过考试通个后报告总办。然后听从指令出发剿匪。  团堡的民团团练历史比较悠久,也很有战斗力。据《利川县志》军事篇记载:从清代乾隆和嘉靖年代开始,农民起义和土匪此起彼伏,有时还风起云涌。因此,清政府支持地方办团练,帮助镇压农民起义和维护地方的秩序。利川各地和乡也组织乡勇,兴办团练,以拥团而称雄。凡18—450岁的男子都作为练勇,每10人选一什长,每百人选一百长。里设团长、乡设团总,每个团总下辖数个团长,春秋用农闲时间定期训练。设有警号,闻声出动,扁担锄头,均作武器。嘉靖年间,利川知县陈春波在县城修城墙,在黄家山,黄泥坡,石庄坪,长堰塘办起近五千人的团练。这些团练在镇压白莲教起义中发挥巨大作用。当时黄泥坡团练达到1800人,作战最为骁勇,经常被陈春波调用。后来这些团练一直存在下来,作为维护地方安定的武装。到光绪年间,各团练之间也互相残杀,朝廷虽然多次禁止扩办,但是没有丝毫效用,团练一直延续到民国末期。团堡的团练主要有黄泥坡团练,团长丁某,长庆团练,团长谢华祝,集镇附近的团练,团长冉裕昆,冉裕元等,冉家团练为最强大。1934年,利川县在民团团练的基础上又成立“义勇壮丁队”,县长当总队长,团丁达到15466人,区队9个,小队293个。1934年十月,壮丁经过严格训练,由省绥靖公署统一领导,利川团练编入鄂省第十保安大队。都亭(团堡),理智两向的民团属于县直属大队,冉作霖民团是主力之一。当时利川的驻军随时变换,主要有北洋军阀的于学忠部,靖国军旅长李德三,蓝文蔚等部队轮流驻扎。 共 906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如何避免泌尿系统感染的产生
昆明哪家治癫痫病研究院好
云南治癫痫康复率高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