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珲春信息网 > 游戏

水泥市场这边限产那边限价

发布时间:2019-11-22 10:31:40

水泥市场:这边限产,那边限价

水泥市场一边限价,一边限产,谁能战胜谁,谁也不知道。

编者按:11月高达5.1%的CPI和6.1%的PPI,让中国经济进入滞胀的担忧越来越多。

但政府宏观经济管理却在此刻相互抵牾。为控制水泥价格,这边政府不惜干预价格;为了完成节能减排目标,那边政府却在限电,又推高了价格。

通胀也在改变商业行为———原本还能相互体谅的合作者,矛盾开始激化:家乐福不想涨价,但康师傅却执意要涨,且都不惜以合作破裂相胁。

不管是政府行为,还是市场行为,面对通胀,很多东西都被改变了。

水泥现在奇货可居。这个冬天鑫丰贸易周老板开船去安徽拿货,到芜湖时厂家说没有货,并介绍他们去集团江苏工厂拿货,但当周赶到那边时,还是没货,水泥厂又叫周赶到马鞍山,但仍是空手而归,空船开好几天,白白贴了一万多的柴油费和功夫钱。

这边限价

“物价部门经常到公司来,今天还来过。”福建三明水泥龙头企业金牛总公司办公室翁主任告诉,为了管控价格、保证重点工程供应,水泥价格已经受到严格监管。

不光大型水泥企业,小水泥经销企业也在政府调控之列。“11月的时候,政府物价部门也跟我们谈过,要求限价。应该也是贯彻省政府的意思。”福建省永定闽福建材公司销售科陈主任介绍说。

11月底,水泥限价政策,使福建省物价局成为继蔬菜之后,各地方政府中的又一项重大限价措施。

这项经省政府同意的措施规定,自12月1日起,省内所有水泥厂的水泥出厂价格不得高于本厂11月上旬的加权平均出厂价格水平。另外,物价局还规定,实行限制销售环节和差率管理,对在省内经销商,同城销售仅限一道批发环节,各经营者的进销差率不得超过5%(不含运杂费)。

这项政策让当地经销商们叫怨不止,叫苦不迭。“报纸上讲是经销商炒作上去的,这都不对。”水泥经销商福建宁德鑫丰贸易的周老板辩解说,水泥最多一个月存储期,根本没人囤积水泥,卖得高是因为进价高,怎么可能炒得上去。“按市场经济高价卖高价接,市场经济谁不要钱。”但政府也有自己的苦衷。年中福建三市大洪水之后,都在“大干150天”,进行水利水毁重大项目建设,水泥需求异常旺盛,加上原材料、运费上涨,价格高涨,供应不足,明显影响了政府工程进度。

从七八月份开始,福建的水泥从每吨三百多元,逐步上涨到8月份的四百多块,到了10月份,水泥已是奇货可居了。

往年年底时,北方下雪不能工作,水泥工厂只好把水泥转运南方,这时候正是福建水泥价格下跌之际。但到了2010年11月底,福建水泥价格已经普遍攀上了每吨600元,明显高于周边省份。

但价格即便如此之高,还是供不应求。“就算订合同是一个月供5000吨,现在也只能给1000吨。”金牛公司翁主任说。

这让原本水泥就要从外省“进口”的福建苦不堪言。但作为产能过剩的行业,福建水泥主要来源地浙江、安徽、江西等省,虽有大量产能,现在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福建的高价,断断续续地“停产检修”。

那边“拉闸限产”

为了完成“十一”五节能减排目标,浙江水泥行业限电从下半年就拉开大幕。7月份开始,浙江统一部署,要求所有水泥生产线及粉磨站在7月1日至9月30日期间轮休15天,实行分期分批控制用电。

杭州余杭区最大的水泥企业美亚水泥销售主管郑浩曾向媒体表示,美亚水泥平均每天,产量大约5000—8000吨,但节能减排后,“有时候也就1000来吨”。

严重的限电让浙江水泥企业的生产受到严重影响。杭州市经委建材冶金处处长楼鸣曾表示,由于限电停产,杭州水泥月产能大约减少了30%。

浙江金华水泥限电更早。从5月份以来,限电就开始影响金华和水泥大市兰溪的水泥产量。随着库存逐渐清空,10月旺季到来后,水泥价格开始大涨。

9月以来,浙江水泥大市兰溪立马建材有限公司门口就停满了等待提货的水泥车,他们常常连等好几天也等不到货。立马公司年产水泥180万吨,但今年估计只能完成140万吨。

立马董事长章树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颇为无奈:“我们企业的装机容量是2万千瓦,但现在供电部门只能供应0.6万千瓦。尽管企业自备发电机全负荷工作,现在日产量也只有2000吨,只能满足市场需求的一半。”在浙江金华和杭州富阳均有生产基地、年产水泥150万吨的上市公司浙江尖峰水泥,目前也只能利用产能的三分之一。

但是,政府对此并不认同。浙江省散装水泥办公室鲍主任也对表示,10月份,浙江省水泥产量甚至有超过8%的增长。

浙江省经信委建材冶金煤炭行业管理办公室一工作人员在中告诉:“产量增长了5%。”但这与市场机构的判断明显不同。

数字水泥副总经理陈柏林告诉,根据他们估算,浙江7-10月因限电,导致水泥供应量减少约550万吨。

这在浙江1.5亿吨的年产量中比例虽然不高,但因为水泥生产和运输销售半径通常只有100-200公里,就算现在价格高涨,运输销售半径也只有300-500公里,所以水泥基本是个区域市场,即便总产量变化不大,也有可能导致较大的供求矛盾。

事实上,减产在浙江导致的停工非常明显。据媒体报道,杭州地铁部分路段的部分工程,就因为水泥供应商导致停工数天。“重点工程重点项目水泥也拿不到。”浙江省散装水泥办公室鲍主任介绍,他们有一个调研材料,最近正要将水泥供应紧张的情况报到省政府去。

临近浙江的安徽、江西等地的情况也差不多。海螺水泥江西一个工厂的工人告诉,找他买水泥的人很多,但他也没有办法,水泥库存根本没有。“县长给我们总裁打要水泥也没有货。”但是,这仍未影响政府坚定不移的限电决心。“今天(12月10日)我们厂就在限电,月初、今天、月末各一次,每次连续三四天,节能减排。”浙江红狮水泥股份有限公司的一位女业务员告诉。

在福建推出限价措施,进入12月之后,江苏、浙江两地部分企业又开始新一轮限电,不同企业停窑4-10天,价格仍有走高的趋势,价格再次小幅向上攀升。

安徽省12月限电计划还在等着继续执行。

机械泵
健康
金牛座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